无名之辈为什么被说是年度黑马 充满喜剧因素却是一部悲剧

半面妆
半面妆 赞同:0 | 2018-11-20 17:10:18
关注

闲暇之时与友人去看《无名之辈》。《无名之辈》上映之时就被称之为是“年度黑马”。其阵容确实很吸引人,陈建斌,任素汐,章宇等人都是演技实力派,加上台词以方言的形式演绎,给这部电影着实加了不少分。这也是让我想看这部电影的原因。

一开始订票的时候,看到被占的座位只有一个,心想,或许就是因为这部电影太小众,所以不火吧。然而去到电影院才发现,中间大部分的位置都坐满了人。电影,也没有让人失望。被称为年度黑马,也是有原因的。

《无名之辈》:一群“不知名”的人在“作妖”

这部电影改编自话剧《蠢蛋》,原来的名字叫《慌枪走板》,“枪”确实是这部影片的一个重要道具。整个故事也是从枪入手。但是后期改成了《无名之辈》。这名字一改,其涉猎的范围就广了,重点也放在了“辈”上,人物关系和人物情感,都是由这一群“不知名”的产生的。

影片中,所有的人物都被“标签化”,一开始没有交待名字,大家只知道陈建斌演的是一个一心要当协警的保安,任素汐演了一个四肢瘫痪的悍妇,章宇和潘斌龙演了两个笨贼。除了主演,还有一系列角色都被“标签化”。

任素汐喊章宇“鸡冠头”(其绰号其实是“眼镜”),喊潘斌龙“卷毛”,而任素汐彰显出来骂人的功力也被定义成“悍妇”,除此之外,“小三”刘雯虹,“卷钱跑路”高明,“叛逆少年少女”高翔和依依,“家庭暴力”马先勇,人物标签已经“定义”了网友对角色的理解。

这样,观众都会先入为主,形成所谓的“刻板印象”,这些或多或少都是影片提示了你。然而,最后影片也告诉你,你以为的不是你以为的。

章宇和潘斌龙两个笨贼是引发事件的主要人物,他们的名字,在反目戏中曝光了,眼镜叫胡广生,卷毛叫李海根。这样的设定,才让观众“幡然醒悟”,原来他们是有名字的,原来他们的名字是这个。是的,从一开始,我们只记得:他们不过是两个笨贼。要不是他们“作妖”哪来那么多幺蛾子?所以,谁又会去在乎他们的名字呢?

《无名之辈》:一出感情糅杂的大戏

《无名之辈》整部影片人物三种情感--爱情,友情,亲情,交叉糅杂在一起。这部电影真的是被塞得满满的。你抽出任何一个人物,都能够扯出一个关系网,更别说是一群人了。

在这些情感中,爱情戏份占的比重最多,这里要说的是眼镜和悍妇的感情,因为他们产生情感其实在意料之中,但是比想象中还要快。对于他们感情的快速升温,令观众不解,这也不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也不是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,怎么就爱上了?

说白了就是,他们都看到了对方最为狼狈的一面。也是能够了解对方内心痛苦的人。眼镜和悍妇都是自尊心强的人。眼镜不爽别人侮辱他,悍妇不准别人碰她,眼镜的抢劫视频被传到网上被网友吐槽,悍妇因小便失禁丢了颜面。

悍妇看到了眼镜撒泼滚打哭得没有形象的一面,眼镜看到悍妇惊慌失措歇斯底里的一面。眼镜和悍妇,说爱,可能真的谈不上,但是他们直接越过了爱达到了灵魂的契合。

《无名之辈》:离不开悲剧内核的喜剧

“喜剧的内核是悲剧”,意思是,众多的喜剧,其实都包含着的一个悲剧的内核。能够打动人的喜剧,大部分都是:将观众的快乐建立在角色的痛苦之上。

默剧大师卓别林,他擅长用小人物的辛酸欢乐大家;搞笑先生罗温·艾金森(憨豆),他用“愚蠢”和“无知”取悦众人;喜剧之王周星驰,他用无奈和自黑逗笑我们,他们用能够逗人笑的“乐”的掩盖了自身的“悲”。

而《无名之辈》的人物何尝不是这样。里面的角色,出身市井,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,都是平凡人。有的想要出人头地,有人却一心求死。《无名之辈》虽然画面有断裂感,却通过人物关系将其串联起来。

它展现的是人生百态的画面,没有一个人有主角光环,只有小人物背景,他们的辛酸,正是他们正在经历的人生。即使结局给了他们一个“交代”,但是他们经历,他们的悲伤,不是所有人都懂。

这部剧,明明充满了喜剧的元素,明明让人笑到头掉。可是到头来,却扎得人眼疼。

《无名之辈》糅杂了一切情感,故事也很完整,甚至还“玩”起了残缺美。它之所以能够被说是年度黑马,是因为人物角色立住了,关系网也撒对了。悲喜交加的元素,搞笑催泪的题材。用小人物,反映了现实社会无人关注的“某些人”。这也是观众容易被《无名之辈》吸引的原因。